葬书杂篇

杂篇 占山之法,以势为难,而形次之,方又次之。 千尺为势,百尺为形,势言阔远,形言浅近。 然有大山大势,大寺大形,则当大作规模,高抬望眼,而后可以求之也。 势有隐显,或去山势,从东趋形,从西结势,由左来穴,自右出势。 又有佯诈穴,亦有花假,此所以为最难也。 其次莫如形。 有一二里为一形,此形之大者;也有只就局内结为蜂喋蛙蛤之类,此形之小者也。


鹅凤相肖,狮虎相类,形若不真,穴仍由似?故形亦为难也。 又其次莫如方。 方者方位之说,谓某山来合坐作某方向之类是也。 势如万马自天而下,其葬王者。 此下言宾龙降势大略,可总括天下山成之行度,若欲逐一分类,则反包括不尽矣。 其葬王者,言其贵也,不得拘之。 势如巨浪花,重岭叠障,千乘之葬。 峰峦层踏,如洪波巨浪,奔涌而来,当出千乘之贵。 势如降龙,水绕云从,爵禄三公。 星岚撑汉,踏衔而下,如龙之降也。 及至歇处,山如云拥,水似带播,乌得不贵! 势如重屋,茂草乔木,开府建国。 真龙隆势,层层踏踏,如人家之重屋叠架,所以为贵也。 势如惊蛇,屈曲徐斜,灭亡家国。 横窜直播,行度畏缩而不条畅,死硬不委蛇,故葬者家亡国来灭。 势如矛戈,兵死形因。 尖利如矛叶,直硬如枪杆,故子孙多死于凶横非命。 势如流水,生人皆鬼。 顺泻直流,会无禁止之情,此游温之龙也,葬之者主少亡客死。 形如负峙,有城中峙,法葬其止,王侯崛起。 几结穴之处,负阴抱阳,前亲后倚,此总相立穴之大情也。 负峙形如御屏,壁立崎急,不可扦穴,法当于平地, 须龙贵朝真,而后可不谓负峙,便能如是之贵也。 形如燕察,法葬其曲,胙土分茅。 燕窠多于山腰,龙虎包裹,自成形局,入穴不见孤露,所以为贵。 形如侧垒,后冈远来,前应曲回,九棘三槐。 穴形偃诈,如垒之侧, 玄武来上,前朝后应,委曲周回, 法当就垒口扦之,主三公九卿之贵。 形如覆釜,其岭可富。 覆釜如五星中所谓釜金也,唯挨金下水空。 今言形如覆金,则合葬麓,阴龙而阳穴也。 若葬于巅,乃是以阴挨阴,不几于独阴不成之义乎! 近来世俗正坐此病,无不葬垄于巅也, 固有照天蜡烛及贯顶法多葬山岭,亦须有天然成穴方可下。 形如植冠,永昌且欢。 植冠言其形穴之尊严也。 后仰前倚,壁立崎急,宜阡缓中。 形如投算,百事错乱。 山形如算,横直乱投,故凶。 形如乱衣,荡女淫妻。 山形剥落破碎,如乱衣之不整,故淫乱。 形如灰囊,灾舍焚仓。 大抵即内篇水泉砂砾之意,言生气不蓄之穴, 得雨暂湿,雨止即干,如汤之淋灰,故凶。 形如覆舟,女病男因。 横冈无脉,中央四凹,无穴可扦,葬之则男女不利。 形如横几,子绝孙死。 玄武缩头,入首无脉,穴可扦。 然有得几之正形者,乃水之所变,故出文章科第。 世有卢相公祖、杨神童祖、方太监祖皆葬几形,盖未可以其凶而弃之也。 形如卧剑,诛夷逼督。 形狭而长,首脱而瘁,纯石剥落,丈理枯燥,故凶。 然有剑形而出贵者,如石使相祖曾文遗下托手穴是也。 形如仰刀,凶祝伏逃。 形如鱼之摄,无肥厚气象,故凶。 牛卧马驰,蛮舞凤飞。 此言各得其本性而应形真。 媵蛇委蛇。 委蛇则为话蛇,故吉; 直硬为死,则凶。 鼋鼍鱼鳖,以水别之。 四者皆水族,故以近水而应形真。 牛富凤贵。 牛出于土星,故富;风出于木星,故贵。 媵蛇凶危。 蛇心险有毒,故多凶。 遇蛙蛤则贪婪而为小人,盖蛇之所陷也。 逢蜈蚣、金龟、鸠鸟则畏谨而为君子,用欲陷于蛇也。 古今阡蛇形地者何限,岂可例以凶危而不用乎! 形类百动,葬者非宜,四应前按,法同忌之。 形势止伏如尸居之不动,方可扦穴,若有不定,岂可用乎! 非惟主山,但目前所见,飞定摆窜、于我无情者,悉当岂之。 夫势与形顺者吉,势与形逆者凶,势吉形凶,百 一,势凶形吉,祸不诈日。 形势二者,皆以止伏为顺,飞走摆窜为逆。 顺则吉,逆者凶。 势吉形凶,尤可希一日之福; 若势凶形吉,则祸不待终日。 极言应之速也。 经日:地有四势,气从八方。 寅申巳亥,四势也;震离坎兑乾坤艮巽,八方也。 若但言地有四势,只有朱雀、玄武、青龙、白虎而已; 气从八方,只有四正、四隅而已。 两句下证之以寅申巳亥震离坎兑乾坤艮巽之说,则当以方位解之。 四势为四长生,如火生寅、水生申、金木生于巳亥是也, 八方为八势,东方震艮、南巽离、西方坤兑,北乾坎是也。 又有所谓六秀六贵,分金三十吉龙并十六贵龙等说,皆原于此,是星势之所由兴也。 是故四势之山,生八方之龙,四势行龙,八方施生,一得其宅,吉庆荣贵。 四势者,陈石壁所谓五行生气之地; 八方,八势方也。 八龙不能自生,要得寅申巳亥五行之生气之地而后能施生也。 其大意自亥位发始,即为生气之地,或从亥上经过亦是,馀可类推。 但此之生气与内外篇之言生气不同。 土圭测其方位,玉尺度其远迩。 土圭所以辨方正位,其制见于《周礼》; 玉尺所以度量远迹,其数生于黄锺。 今台司度日影以定侯,多用此制也。 夫葬乾者,势欲起伏而长,形欲阔厚而方; 葬坤者,势欲连辰而不倾,形欲广厚而长平; 葬艮者,势欲委蛇而顺,形欲高峙而峻; 葬巽者,势欲峻而秀,形欲锐而雄葬震者,势欲缓而起,形欲耸而峨; 葬离者,势欲驰而穷,形欲起而崇; 葬兑者,势欲天来而坡垂,形欲方广而平夷; 葬坎者,势欲曲折而长,形欲秀直而昂。 此言八分之山,必欲合如是之形势,然后为吉。 夫天下山川行度,千变万化,岂有一定之理哉? 何者不欲起伏而长,阔厚而方,宁独乾之一山如是哉? 此只言其大概耳。 是以形势为上,而方位次之。 必欲如此,又何异于刻舟求剑者乎!  存之以侯参考。 盖穴有三吉,葬直六凶,天光下临,地德上载。 天光地德前见。 藏神合朔,神迎鬼避,一吉也。 神,吉神;鬼,凶煞。 朔谓岁月日时。 言藏神合乎吉朔也。 神迎鬼避,得吉年月也。 阴阳冲合,五土四备,二吉也。 目力之巧,工力之具,趋全避缺,增高举国下,三吉也。 解见前。 阴阳差错为一凶,岁时之乖为二凶。 此言葬日不得方向年月之通利。 力小图大为三凶。生人福力浅薄,而欲图王侯之地,是不量力度德也。 然此亦不可泥。 凭福恃势为四凶。 凭见在之福,恃当今之势,富贵之家,自谓常如今日,而不深虑有父母之丧者, 不思尽力以求宜隐之地,但苟焉宠变而已,正程子之所谓唯欲掩其目之不见, 反以阴阳之理为无足 ,可胜道哉! 《魏志》:管辂遇征东将军毋丘俭之墓,歎曰: 松柏虽茂,无形可文,碑通虽美,无后可守,玄武垂头, 青龙无足,白虎衔尸,朱雀悲泣,四危已备,法当灭族。 后果如其言。 又《左氏春秋传》鲁文公十三年: 邾文公卜迁于绎,史曰: 利于民,不利于君。 公曰:苟利于民,孤之利也。 左右曰:命可长也,君何弗为? 公曰:命在养民,民苟利矣,迁也吉莫如之。 遂迁。 五月,公果卒。然固有数焉。 而阴阳之理,亦有所定矣。 僭上带下为五凶。 僭上方庶人坟墓不得如大官司制度,贫家行丧不得效富室眩耀, 及不得作无益华靡,亡者无益,存者招祸。 逼下为俭不中礼,怪吝鄙涩,父母坟墓不肯即时尽作用之法,因循苟且,致生凶变。 作用者,谓如作明堂,通水道,及夫截庞去滞,增高益下,阵水蔽风之类,皆是也。 变应怪见为六凶。 上言天时人事本能全美。 或有吉地吉穴,主人儒滞不葬,或是非争竞而害成,或贫病兼忧而不能举。 或明师老死不复再来,或停丧久远而兵炎不测, 或子孙参差而人事不齐,或官事牢狱而不复可为, 或日怠日忘竟成置,或全家绝灭同归暴露,是皆因葬不即举而变见多端也。 呜呼,为人者可不凛凛然而知戒谨乎哉! 经曰:穴吉葬凶,与弃尸同。 言形势虽吉,而葬不得穴,或葬已得穴, 而不知深浅之度,皆与委而弃之者何以异哉! 《锦囊》一书,其大概专以生气为主,即太极为之体也; 其次分为枝城,即阴阳为之用也; 又其次日风水、曰止聚,曰形势,曰骨脉; 又其次则验文理之秀异,明作用之利宜。 学者当熟读玩味,则知景纯之心法矣。







上一篇:千金賦

下一篇:青乌先生葬经